沒有造假犯 何來打假人?

來源:本站作者:admin 日期:2016-11-14 瀏覽:0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為何打假人比造假犯獲得更多關注

 

說到職業打假人,一些與其打交道過的商人會咬牙切齒,憤憤不平地說:你又不是工商執法局,憑什么多管閑事?一些消費者感到非常新鮮,甚至將職業打假人形容為私家偵探,特工人員。

 

其實沒有造假犯,就沒有職業打假人。為什么當前社會不少人對職業打假人存在異樣的眼光,而不是把更多關注點放在造假犯身上?針對這種情況,深圳湘軍打假公司認為打假16年,造假犯不但沒有變少,反而變本加厲。就是因為造假犯由來已久,數量難以估計,大眾司空見慣,也就見怪不怪了。反而當觸犯造假犯利益的打假人出現,打破這種怪圈平衡后;混跡已久的造假人,甚至一些習慣買假貨的消費者覺得很不正常,還理直氣壯地說職業打假人多管閑事。

 

職業打假人的出現是由市場決定的,就是因為造假犯太多,工商執法部門管不過來,職業打假人才會應運而生,并不是所謂的多管閑事。至于消費者將職業打假人形容成私家偵探、特工人員等神秘職業,殊不知打假人的前身也是個普普通通的消費者,只不過與狡猾的造假犯接觸太多,許多專業技能被訓練成“特工”一樣。正所謂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造假犯某些手段更加“厲害”,能夠以假亂真。所以當前社會媒體應該把焦點放在造假犯身上,解決萬惡的根源;群眾也應該勇于舉報造假犯,維護自己的正當權利才是正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打假人獲得利益與造假犯相比杯水車薪

 

不少正規的職業打假人一直存在困惑,就是月收入過萬后,就被一些媒體當作“奇聞”曝光,然后消費者異常羨慕,商家大肆指責這是敲詐勒索。深圳湘軍打假公司負責人坦言:任何行業的收入和付出都是成正比的,職業打假人獲得高收入的同時,也要承擔高風險。像我們打假多年,經常遭遇到造假犯的恐嚇威脅,還時不時遭遇到一些肢體沖突,簡直在刀尖上行走。至于“敲詐勒索”這詞明顯帶有極端性質,許多正規打假人都按照《消費者權益保護法》“假一賠三”,“假一賠十”辦事。當然,確實存在一些職業打假人名為打假,實為敲詐。不過這是很小的一部分,不能一桿子打死一船人。因為當前是法制社會,如果打假人都是敲詐勒索,還能存活那么久?

 

說打假人收益高,那簡直是孤陋寡聞,甚至可以說是麻木不仁。打假人獲得的利益和造假犯相比,那就杯水車薪了。造假犯欺詐金額越來越大,以前就是買雙假鞋假襪子,頂多也就騙你百八十元。但現在不一樣,買一個假的高電位治療儀或一些“秘魯瑪咖”“天山雪蓮”等等神奇的保健用品,動輒幾萬元,貴的甚至有十多萬元,說能包治百病。還有身邊假冒的投資理財公司,中老年人血汗錢,這種現象太多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造假企業越來越正規化,違法成本降低

 

現在,對消費者損害更大的不是假冒偽劣產品,而是合法企業公然售假欺詐。簡言之,怕的不是“真壞人”,而是隱蔽的“假好人”,披著羊皮的狼。比如,很多產品是國家認證、國家免檢產品,卻是冒牌貨。像知名品牌強生,最近發生了嬰幼兒爽生粉致癌事件,賠了3.6個億。

 

深圳湘軍打假公司看來:違法成本太低、行政資源有限是導致假貨橫行的主要原因。比如餐飲行業,深圳有幾萬家餐廳,衛生局才幾個人,這些人就算滿大街調查,腿跑斷也管不過來。有些食品要拿設備檢測,你怎么能保證他的食品安全。企業造假的懲罰低,被懲罰的概率也很低,跟中彩票似的,維權成本高、收益低。現在社會迫切需要職業打假人、打假公司來和造假犯、造假公司做斗爭,增加違法成本。

 

當前職業打假人,打假公司就是因為相比造假犯,造假公司少得多,才被媒體、消費者當成新鮮職業,甚至造假犯還可以罵得理直氣壯。如果職業打假人,打假公司增多,假貨得到有效遏制,那么大眾也不會對職業打假人存在異樣的眼光。

0
首頁
電話
短信
聯系
亚洲精品无码一级毛片